男人不识本站,上遍色站也枉然


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

福利网站大全
本錢本色21-30





? ?? ?? ?? ?? ?? ?? ?? ?? ? 第21章



? ? 離開了茶樓,董斌還在思考一些問題局裡這樣的人事調整,他一個副校長

都不知情。而一個已經退休的副校長卻得到了消息,很顯然林嵩在局裡的關係不

淺。這層關係,讓董斌有些後悔,後悔不該拒絕他。



「或許還可以補救。」董斌心裡想著,隨後他拿出了手機,給王珺發了一個

短信。



「二姐,誰的短信?」王珵在王珺的身邊,聽到手機鈴聲,好奇的問道。



王珺的臉色一紅,忙說道:「一個同學的。」



王珵沒有多問,可是王珺的心理卻不是滋味。她緊緊的盯著王珵,問道:

「弟,如果二姐做了對不起你的事,你會原諒我嗎?」



王珵一愣,我知道為什麼會有這一問,他急中生智的說道:「做錯了事不要

緊,只要改就行啊!」



「只要改就行。」王珺重複了一遍,臉上露出了痛苦之色。



? ? 和董斌的糾糾纏纏,雖然能夠換來一些金錢,可是有好幾夜,她都從夢中驚

醒。她不知道這條路還要走多久,也不知道這條路還有沒有回頭的餘地。



? ? 今天聽到王珵一句簡單的話,她的心開始動搖了。她也想過和大姐一樣的生

活,那就是考上大學,離開這個地方。可是為了能夠在城裡過的像人一樣,她不

得不用自己的身體去換來媽媽一個好點的工作,可是進入了這兒怪圈,她有段時

間有些沈淪,她為了錢再次的出賣了自己的身體,陪一個幾乎可以當自己爺爺的

老頭。當時她的心在滴血,當拿到那幾千元的報酬時,她內心的痛苦似乎又輕了

不少。



「或許去一個陌生的地方,能夠重新開始。」王珺心裡想著,想到了這一點,

她更堅定了要走她大姐的路,那就是考上大學,離開這個地方。



「二姐,你在想什麼呢?這麼專注。」王珵好奇的問道。



王珺撥弄了一下頭髮,來掩飾自己的尷尬,說道:「沒有什麼,我再想怎麼

回復同學的短信呢。」



和王珵分開後,王珺直接回到了學校。她心裡還在想怎麼回復董斌,在她的

心中還是不願意徹底得罪他的,畢竟他是學校的校長。



雖然有些不願意,當天晚上,王珺還是來到了董斌的辦公室。



看到王珺青春靚麗的身影,董斌在心裡歎了一口氣。他的心裡也有糾結,那

就是不想讓再上林嵩壓在王珺的身上。當初為了副校長的機會,他讓王珺陪了林

嵩一夜,可是現在他已經是副校長了,而林嵩已經退休。他要不要再次用王珺的

身體,去換林嵩背後的支持呢?他心裡權衡著。



「珺珺,最近怎麼樣?」



「挺好的。」王珺故意和董斌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

兩人的說著毫無營養的話,這讓兩人都感覺不舒服。王珺也看出了董斌有心

事,問道:「表舅,怎麼了?」



董斌苦笑道:「也沒有什麼事,就是想讓你過來陪陪我。」



王珺明白他的意思,咬了咬牙,說道:「表舅,去年高考我就是差了一些,

今年我想好好的努努力。」



董斌一愣,他明白了王珺的拒絕,他不知道問題出在什麼地方,上次還說好

好的,可是只是幾天的時間,她的看法就發生了變化。



「怎麼了?是不是出了問題?」



王珺搖了搖頭,挑明的說道:「表舅我還小,還有退路,不想走這條路了。」

說完這句話,王珺緊緊的盯著董斌,想要從他的表情看出些什麼。



「那能不能再陪表舅一次?」



王珺想要拒絕,可是又覺得說不過去,沈思了一會,然後點了點頭,輕聲道:

「表舅,希望這是最後一次?」



「最後一次?」董斌在心裡冷笑,他才不相信王珺會是最後一次,只有他膩

歪的時候,沒有王珺拒絕的時候。他一直這麼以為王珺在他看來只是一個學生,

一個突然會生出另外想法的學生。



董斌實在是忍不住了,直接把王珺撲倒在了辦公桌上,然後吻在了她的脖子

上。



董斌的動作有些狂暴,他快速的把王珺的衣服脫了下來。幾個呼吸間,王珺

就赤條條的躺在了辦公桌上。這時,董斌如同發瘋的獅子般撲了過去。



「表舅,不要咬!」董斌如同沒有聽到一般,還是不停的在王珺的嫩乳上咬

著,雖然也沒有使勁,可還是很快就咬出了牙印子。



王珺痛的哭了。



哭聲,讓董斌有些不忍,他離開了王珺的嫩乳,手開始在她的屁股上不停的

拍打著,一次比一次用力,很快王珺的屁股就紅了,並且紅的範圍越來越大。



拍打著屁股的同時,董斌快速的把自己的褲子褪了下來,然後扶著雞巴快速

的插了進去。

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陰道裡還是幹乾澀澀的,這讓王珺有一種被從中間撕成兩

半的感覺,她痛的雙腿亂瞪著,手也不停的揮舞著。



王珺的痛苦似乎給董斌更大的感覺,他不僅沒有停止,而是更為快速的抽插

著。



抽插了一會,等到王珺的疼痛被快感取代的時候,突然她感覺陰道裡有一股

熱流湧入。原來董斌射了。



王珺很失望,失望的不僅僅是這次沒有得到高潮,還有就是對董斌的粗魯失

望了。或許是打定主意不再和董斌糾纏了,王珺心裡感覺到了輕鬆。



董斌感覺有些不好意思,慌忙提上褲子,說道:「珺珺,對不起。」



王珺搖了搖頭,自吾的穿起衣服。



這次雖然也達到了高潮射了精,可是董斌的感覺也並不好,一刹那,他好像

也失去了原來的那種感覺,這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。



兩人彼此沈默了好長時間,董斌才開口說道:「這個週末有空嗎?」



王珺並沒有直接答應,她多了一個心眼,問道:「怎麼了?」



董斌咬了咬牙,最後還是打算全盤托出,說道:「你還記得上次的那個林校

長嗎?」



王珺的眉頭緊湊,過了好半晌才說道:「你什麼意思?我剛才不是已經說過

了嗎?這次最後一次。」



「說那些都沒有用,錢才是硬道理。」董斌說著掏出了一遝錢放在了桌子上。

對於王珺說的是最後一次,他才不相信呢。



王珺冷眼掃了一眼桌上的錢,然後一臉的冷笑,看著董斌說道:「難道一次

還不夠嗎?」



董斌一愣,他沒有想到王珺的反應會這麼強烈,臉色也變的有些難看,說道:

「一次和兩次有什麼區別?」



「什麼區別?我不是出來賣的。」王珺很憤怒,她沒有想到董斌一而再的出

賣自己,原來對他的那麼一點好感也在瞬間崩塌。



董斌笑了,不過是冷笑,他惡毒的說道:「脫了褲子,然後拿錢。你不是一

直在幹這個嗎?」



王珺的臉色變得蒼白,她可以為了錢偶爾出賣一些自己的身體,可是她並不

認為自己是出來賣的,出來賣沒有選擇的權利,而她有。所以這次她打算拒絕。



看透了董斌的嘴臉,似乎也對他徹底的失望了,王珺轉身就要離開。



「你難道真的不打算考慮一下嗎?」董斌有些慌了,開始問道。



王珺停下了,轉身看著董斌,然後伸出了手。



董斌大喜,慌忙那桌上的錢拿了起來。



王珺臉上毫無表情的接過臉,然後數了五張,然後把剩下的錢仍在了地上,

說道:「這是我這次的報酬。」說完這句話,瀟灑的離開了。



走出董斌的辦公室,王珺的心還在狂跳著。她的內心還是有些忐忑的嗎,同

時她也有些興奮,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。



董斌愣了,過了好久才反應過來,然後拿起桌子上的茶杯仍在了地上。



「騷貨,你等著。」



王珺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暢快過。一直以來,她都是讓董斌牽著鼻子走,讓

她陪董成,讓她陪林校長,這些都是她不願意的。可是當時她沒有反抗,因為她

明白,她如果一旦拒絕了,那麼她媽媽在學校的工作也就要泡湯了。可是那一刻,

她似乎忘了董斌對她們一家的威脅。



王珺離開很長時間,董斌還一直呆在辦公室裡,他在思考接下開該怎麼辦。

突然他想到了李梅,慌忙的拿出手機撥了過去。



「表姐,最近王珺有些不聽話了。」一句簡單的話,暴露了董斌此時的憤怒。



李梅還沒有來得及詢問什麼情況時,董斌就掛斷了電話。這讓李梅而言,多

少有些恐慌。她慌忙的撥動了王珺的電話,在電話裡,她讓王珺立即來超市找她。



王珺掛了媽媽的電話,就立即向超市走去。



「蓓蓓,你在超市看著點,我出去一下。」李梅交代了一句就向外走去。



李梅和王珺母女倆走在後花園裡,兩人已經有很長時間沒有好好的溝通了。



「珺珺,怎麼回事?」



王珺臉上出現了痛苦之色,她沒有想到一上來,她媽媽的架勢就是訓斥。



看到王珺眼睛紅紅的,李梅心裡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,忙說道:「董斌是不

是欺負你了?」



看到媽媽緊張的樣子,王珺的心理多少舒服了一些,說道:「媽,你知道董

斌為什麼能夠當上副校長嗎?」



李梅的臉色一紅,她認為董斌能夠當上校長,肯定是因為陸炳,而陸炳之所

以答應,還是因為自己。而現在王珺提出這個問題,很顯然是她似乎知道了一些。



「我聽說過一點,好像是因為有人提出來,而學校沒有反對意見。」李梅的

聲音已經小到幾乎只有她自己能夠聽到了。



「那你知道是誰提出來的嗎?」



這個李梅還真的不知道,忙搖頭。



「是林嵩。」王珺冷厲的說道:「那你知道為什麼林嵩會提董斌嗎?」



話都說到這個份上,李梅哪還有不明白的道理。她的臉色也變得很難看。王

珺和董斌保持著那種關係,李梅知道。可是她不知道董斌居然這麼禽獸,居然讓

王珺去陪一個退休的老頭。



『那我當做籌碼也就算了,現在居然還要拉上珺珺。』李梅心裡想著,這是她不

能接受的。



因為是用女兒的身體,才換的一份體面的工作。李梅自覺心中很是愧疚,所

以對王珺的一些問題,她也不好多說什麼。可是這並不代表,她願意看到王珺淪

落到和自己一樣。



「上次我沒敢告訴你,今天他又讓我去陪她。」王珺把整件事從頭到尾說了

一遍。



隨著故事的挺進,李梅的臉色也跟著變得越來越難看。她的女兒受了那麼多

的屈辱,她居然不知道。不僅如此,她還在為用女兒身體換來的體面工作沾沾自

喜。一想到這裡,她就感覺渾身冰涼,感覺到自己應該下地獄。應該下十八層地

獄,或許即便是十八層地獄也無法彌補她犯下的罪過。



王珺感受到了媽媽身上的痛苦,心中好受了很多,她輕輕的握住了李梅的手。



來自王珺身上的溫暖,讓李梅好受一些,她的手放在王珺的頭上,輕輕的撫

摸著,然後用著顫抖的語氣說道:「珺珺,想聽聽媽媽怎麼說嗎?」



王珺點了點頭。



「珺珺,你還是個孩子,將來你必將會有自己的生活。所以,我希望你能夠

中斷和董斌的關係。」李梅是咬著牙說出的這句話。



李梅的反應很激烈,她心中對董斌的恨意又深了幾分。



「或許我現在沒有資格說這樣的話。當初要不是我的話,你也不會走到現在。

可是我還是希望,你能夠結束這一切。原來我以為董斌是個好人,可是我現在發

現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。他把我們娘倆當做了他升遷的籌碼了。」李梅的

語氣變得有些激動,說道:「我沒什麼,反正都是殘花敗柳了,和誰不是一樣。」

李梅一臉的落寞。



「可是你不同,你的人生才剛剛開始,雖然因為我走出了一步,可是你完全

可以回頭的。」李梅哽咽的說道。



李梅看到王珺的眼睛也跟著紅了,悲中心來,把王珺攔在了懷裡,放生的痛

哭了起來。娘倆抱頭痛哭著,哭了很長時間才停止。



李梅為王珺擦了擦臉上的淚水,然後哽咽的說道:「珺珺,是媽媽對不起你

啊!」說著,眼淚又要流出來。



「媽,不怪你。是我自己願意的。」



過了好長時間,兩人的情緒才穩定了下來,這次王珺才開口問道:「媽,我

要是拒絕的話,會不會對你有所影響。」



李梅雖然心裡很擔心,可還是裝著無所謂的樣子,說道:「這件事,你就不

要管了。我來處理就好。」



讓王珺回家了,李梅開始思考怎麼解決這個問題。或許女人都是軟弱的,直

到這個時候,李梅還對董斌有所幻想,她以為自己能夠說服他。



董斌在等李梅的電話,這一等就是一個多小時,可是他還是等到了。



「表弟,我現在過去找你,怎麼樣?」



「我在辦公室。」



董斌說完就掛了電話,他要給李梅營造一種氛圍,那就是這件事只能那麼辦。



李梅忐忑的走進董斌的辦公室。



「表弟,我過來了。」



董斌指了指沙發,語氣冰冷的說道:「你還是叫我董校長吧?我可不敢有你

這樣的表姐。」



李梅的臉色變的蒼白無力,一臉的乞求,低聲說道:「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

嗎?」



對於李梅,董斌還是比較滿意的。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,他也不願意鬧的彼

此不愉快,可是這並不代表,李梅就能夠忤逆自己的想法。這個扣子一旦來了,

那麼以後就更不好辦了。



「林校長點名要她,我也沒有辦法。」董斌毫無表情的說道。



「難得你就不能看在往昔的情分上,放過王珺。」這是李梅最後的不是底牌

的底牌了。他不知道這句話能夠起到多大的作用,可是她已經沒有了辦法。她也

想過陸炳,可是最後還是因為種種原因,她放棄了。



董斌一愣,隨即語氣冰冷,說道:「往昔的情分?你難道以為我用金錢買來

的,還有什麼情分?真是笑話。」



李梅絕望了,那點殘存的幻想也跟著破滅了。她跌跌撞撞的走出了董斌的辦

公室,等到她走到門口時,她還聽到董斌嘲笑的說道:「你一定要好好想想。想

通了你還是我表姐。」



那是赤裸裸的威脅,可是李梅卻沒有任何的辦法。



李梅不知道自己是怎麼離開的。她心中的感覺就是這幾個月的城裡生活終將

是一場泡影。她不甘,可是她又不能再次捨棄自己的女兒。她不敢想,一旦那麼

做了,以後等待著她的會是什麼。



離開辦公室,回到超市和李二狗打了一個招呼,然後準備離開。



「嫂子,怎麼樣了?」李二狗看到旁邊無人,走到李梅面前,輕聲的說道。



李梅停下來,看著李二狗,一刹那,她感覺自己的內心一陣平靜。她苦笑著

說道:「沒什麼。身體有些不舒服。」



「要不要緊?要不要去看大夫?」李二狗緊張的問道。



「哪有那麼嬌貴,回去睡一晚上就好了。」



李二狗看著李梅消失在面前,總感覺她有事,可是她不說,他也只能跟著乾

著急。



RSS订阅  -  百度MAP  -  谷歌MAP  -  神马MAP  -  搜狗MAP  -  奇虎MAP  -  必应MAP